我爱你中国 我爱你中国

我爱你中国 我爱你中国

简述唐代诗仙李白的一生 人如果婚姻不幸 这辈子且折腾呢

大学生 45

人如果婚姻不幸,这辈子且折腾呢,大伙都知道的,李白连皇上都奈他不得,而且你说论家底儿,人家爹那个年代就是倒腾大买卖的,论才华,大唐的半拉风水都在人家身上。就这条件他要说第二,你说谁还敢说第一吧。

李白的这辈子响应晚婚晚育的号召,结婚非常晚,一辈子结过四次婚,两届老婆是宰相家的千金,你说白哥可以呀,啥也不用管,拎包入住就专心搞创作就可以了。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安稳呐!

可是偏偏有人他就是不喜欢这四平八稳的生活。对于内心骚动的白哥来说,诗和远方,永远比眼前的苟且对他更有吸引力。

李白这辈子就爱旅游,世界那么大,我得去看看。

这一年呢,白哥27岁,他溜达到了湖北的安陆。有一天呢他跑到白兆寺去玩,庙门口来了一顶漂亮的小花轿,轿帘儿一挑,下来了一位漂亮的姑娘。

李白这些年走南闯北,也算是见多识广的,看到这姑娘她一拍脑袋,哎呀,这些年我不结婚,原来等的就是她呀,我感觉自己的单身生活即将终结在今晚。

一打听,这闺女是前朝宰相的孙女许紫烟(小编给起的名字),李白一听傻眼了,自己家跟人家老许家的门楣差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虽然李白的老爸这些年都倒腾买卖,但是在那个年代,士农、工商是排在最下阶层,非常受歧视,子女连参加科考的资格都没有。

所以即便你家有矿,你想娶人家宰相的孙女没戏。

但还有咱白哥不敢想的嘛,许她不嫁,不许咱不想,他找到好朋友孟浩然,拿出这几天写的一摞纸,上面写紫烟、紫烟、紫烟、紫烟……告诉老孟,我非她不娶。

孟浩然当时也是在京城混得有头有脸的人了,一拍胸脯,这门亲事包在哥身上。

一回头:“你可记得欠我个人情啊!”

嗨,你就好好的做媒。明年3月你将去往广陵,我到时会送诗一首,《送孟浩然之广陵》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”

哇塞,写得老有情调了,到时候你会跟这首诗千古流传啊!那可以,可以,可以。有孟浩然作媒,那还有啥说的?

许家就同意了这门亲事,李白顺利娶到了宰相的孙女许紫烟,成为宰相府的倒插门女婿。

你以为从此白哥就可以安安心心在家老婆、孩子热炕头了吗?No,只要胸中装着诗和远方,心就会躁动不安,白哥动不动就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留许紫烟一个人在家抚养孩子。

你家这么个风流才子,好看,都是给别人看的。轮到过日子,谁难受谁自己知道.10年夫妻聚少离多去,紫烟一病不起,没多久就扔下白哥跟一对儿女撒手西去。

一个天天不着家的男人带两个孩子,这日子是没法过的,还得再找个人,解决生活问题。

但这些年白哥是真没少挥霍啊,他爹给他留下的,媳妇娘家陪嫁的,这些年都给他抖落光了。一个兜比脸还干净的大叔要再婚,光会写诗和喝酒,这条件可有点辣眼睛。

一年以后,李白娶了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刘氏为妻。你别看着刘氏大字不识一箩筐,他还看不起李白呢。

唉,才华这玩意儿只有在吃饱穿暖的时候才起作用,否则就会成为别人笑话你的把柄。

“你这一天天的,钱,钱你拿不回俩钢蹦儿,一天到晚就写诗写干的,那玩意是能当饭吃,还能当柴烧啊。你看人家隔壁王老二,河里抓两条鱼,到街上就卖了,回来就给老婆买一套新衣服穿,你再看看我这衣服,我咋就嫁你这么个窝囊废呢?”

把个白哥郁闷死,但这事儿你也不能怪他老婆,普通人都是以成败论英雄。

别看白哥在家不招老婆待见,在外头那可受欢迎了。广结天下好友,视金钱如粪土,有钱大家一起花。

在那个我为诗狂的年代,连唐玄宗、杨贵妃全都是他的死忠粉。“快快进京,朕要见你!”

你看看,你看看,我说啥来着?皇上他肯定迟早得见我,这回他不给我个宰相干干,都对不起我这身无处安放的才华。李白啪一撩大褂,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横着就出门了。

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?”你这愚妇你还看不起我,我现在就要仰天大笑,出门去,这辈子我怎么可能默默无闻?白哥这些年憋够呛,这一下总算扬眉吐气了。

42岁,李白用了17年的时间,终于走进了他梦寐以求的长安城,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皇帝亲自接见,并与他平起平坐。为写一首诗,又是让高力士给他脱靴,又是让杨贵妃给他磨墨的,出尽了风头。

但人呐,你时时刻刻得想着你夹着尾巴做人,要不然你指不定就顶了谁的肺?你想他这么高调,高力士跟那帮大臣能给他说啥好话?结果封了个不痛不痒的小倌儿,一边儿凉快去了。

哥那是我行我素惯了的人,体制内这种地儿根本不适合他,没几天把唐玄宗整烦了,给了些银子打发走了,美其名曰赐金放还。

这要搁别人,理想啪叽掉脚面子上了,那不得郁闷死,白哥丝毫不受影响。

但他老婆不干了:“我这还没高兴两天呢,你就给人打发回来了。哇呀呀呀呀呀,你简直气死我!”一天到晚是拿小话撂白哥。

“忍无可忍,无须再忍,你这婆娘我可不跟你过了!”李白匆匆结束了第二段一地鸡毛的婚姻又成了快乐的单身汉,开始继续开开心心走读大中国。

走到山东任城的时候,结识了当地的一位才女,两人暗生情愫,结成了伉俪。这是第三次婚姻了,李白动荡的生活算是稍稍的安稳了下来。

老婆很会持家,对两个孩子也视如己出,李白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,这时候的李白也迎来了他创作的高峰期,继续呼朋唤友,游历大江南北。

“五花马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最好的马,上好的裘皮大衣拿出去不要了,换酒喝,就这么豪放,到处打赏粉丝。

皇上给那几千两遣散费,没多久全都花完啦,这大手笔也真没谁了。摊上这么个老公,你就说你受不受得了吧?

李白,一般人你还真欣赏不了他,他坚信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,有钱没钱,气质这块拿捏得死死的。

好日子总是那么短暂,没几年,第三任妻子也去世了,这时间可就去到了50岁了,李白继续得带着孩子们找饭吃,正赶上杜甫、高适也没有事做,那就一块儿呗。

图片他们来到了商丘的梁园,仨人是喝着酒,撸着串儿,一顿吹,吹得屋子上方飘满了牛,一致的观点就是:钱算什么玩意儿?朋友之间别谈钱,谈钱伤感情。

吃完饭,杜甫擦了擦嘴,你俩谁买单?那意思是反正我不买行了,那还是老规矩吧,写诗谁好谁买单?杜甫、高适写完了一看,嗯,也就那样。

李白从怀里掏出一只大毛笔,径直走到刚刚刷的一面大白墙前面龙飞凤舞,洋洋洒洒写了满满一墙。杜甫露出迷弟的眼神,白哥的诗歌,谁看了谁着迷呀?

这时候景区一个大爷走过来大声问:“这谁写的?”

杜甫以为又来个老基弟呢,“李白,我白哥写的,好吧?”“我不管你李白李黑的,这么白的墙,你到处乱涂乱画,罚款1000!”

“哎,你这不是讹人吗?你!”

正吵吵呢,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:“这面墙我买了。”啥啥,说啥呢?

只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走过来,后边还跟了俩丫鬟,一看,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一打听,哎呀,妈呀!这是武则天13任宰相宗楚客的孙女,虽然后来宗室被贬家道中落,但是宰相的孙女,大家闺秀的范儿,那也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能比得了的。

今儿打这儿路过,宗小姐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玉树临风在墙上题诗的公子,于是毫不犹豫花大价钱把这面墙买下来替他解围。

当他知道眼前这位公子就是他的偶像李白的时候,宗小姐不淡定了,脸一红:“公子,小女子尚未婚配,公子若不嫌弃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杜甫跟高适在那边一个劲地喊:“在一起!在一起!”

毫无悬念,俩人在一起了,李白仰天长啸,好饭不怕晚呐。

上天给我们送来了诗仙李白,我们看到的都是他的狂放洒脱,实际上命运是真没少折腾他。跟宗小姐在一起没几年,李白交友不慎,因为跟叛军扯上了关系给关进去了。

宗氏为他奔走呼号,尝遍人情冷暖,总算把李白保释出来。李白在给宗氏的家书中把她比作三国时为夫请命的蔡文姬。

然而,宗氏心灰意冷,她选择修道。李白虽有千般不舍,仍然为宗氏选了道观,亲自送她入观修行。寄书道中叹,泪下不能缄。

这一别便是永生,站在思念的尽头,李白孑然一身,孤独终老。

传说在61岁的时候,白哥坐在船上喝酒赏月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这是属于他人生最美好的时刻。哎,这水里怎么有个月亮,我要拥你入怀,白哥去伸手捞月亮,掉进水里,再也没出来,他一辈子都爱月亮,最后,绣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的李白,去追逐他心中的月亮了,这才是谪仙人挥别人间最正确的姿势了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共 0 条评论
0.055s